电竞投注平台 1

下个十年,会将游戏理解成生存方式

2016ChinaJoy西山居郭炜炜 下个十年

2016年07月30日 来源:搞趣网 作者:厂商投稿 搞趣网官方微博

>>>点击进入2016ChinaJoy专题>>>

2016ChinaJoy已于近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隆重开幕。其同期会议——2016全球游戏产业峰会也于今日在上海举行。会上,西山居郭炜炜发表了以《下个十年》为主题的演讲。

郭炜炜在演讲中首先讲述了剑网3的成功秘诀,随后分析了当今游戏行业的现状和玩家心理,最后对游戏行业下个十年做了展望。

▍以下为郭炜炜演讲实录

大家好,一直我都不太习惯被人称呼为首席运营官,对于我来讲,首席运营官更加是我的副职,我会把定义成一个游戏人,在整个过程当中剑网3我一直是跟进的,从最早的研发做了六年,到后面我们运营了七年这个产品,这款端游的制作人一直都是我,这两年相对整个端游产业来讲不是特别景气,对于整个增长率去年只有0.4,很多人很好奇,有人来问我说,这几年剑网3做的不错,你们有什么秘诀?

你们怎么样做到保持了连续四年的复合增长在70%以上?最近可能有更多的朋友会问我说,关于你们的剑首从5月底上线开始,一直在APP的排行榜上占据了前五位,甚至有很多传统行业也会找我们交流,会问我们说你们的自媒体,你们的用户社区,你们的百度贴吧做的都很不错,问我有什么经验,我基本上用一个统一的回答,其实我们一直做游戏和运营,一直在用一样的心态在做,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们用这样的心态一直做了12年。

在2010年的时候,是整个剑网3最困难的时候,那个时候历时六年的研发我们的产品上,效果大家知道并不是非常符合预期,相对起来在2008年我们上的剑侠4,也同样是端游,研发周期更长,成本更高,公测收益上也没有比别人做的更好,最惨的就是整个团队面对着分东离西的方向,曾经有一个哥们这样对我说,他说老K,你说我们这么用心去做的每一个细节,用户能看到吗?我们用心去雕琢的每一个人物他们能感受到这些情感吗?

实际上来讲,我真的是无言以对,他又问了,实际上我们不做这些,游戏可能会更赚钱呢?我那时候也在想,其实付出和回报在那个时候并不是相等的。再往后有一个哥们更加直接了,他直接跟我说,要走了,给了我们一个非常贴切的称号,这个西山居一群逗B艺术家,很多兄弟跟我一样都是这样子一直走过来的,其实我们相信的是什么?相信用心去雕琢的情感,最终一定是会被玩家发现的。

电竞投注平台,今天我主要讲的是一些从游戏制作人出发,比较接地气的东西。

中国游戏发展比国外晚一些,但是发展速度非常快,特别是进入了互联网时代,因为中国有巨大的用户基数,推动了这个产业,所以从端游、页游走到手游,一下走过了十年,在前面的十年我们一直在迎接不断涌入新的用户,也一直满足我们变换平台所带来的增长和收益,慢慢游戏变成了足够巨大的产业,各行各业的精英也都加入了我们,我们做的最好的是游戏社区化、商业化,在中国来讲做到了世界领先的范畴,我们西山居在反思一个问题,这么多行业精英聚集在一起打造了十年的产业,我们也看到游戏产业上面什么样的游戏都有,琳琅满目,我们发现用户玩游戏最基础的诉求早就被满足了,甚至来讲已经被过剩满足了。

这个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,谁家如果是有电视机的话,我觉得肯定是一件很自豪的事,那个时候可能买一台电视不会讲究平台,只是为了实现最简单的功能需求,在那个年代,我们穿衣服是为了让自己身体保暖,我们有自行车是为了代步而不是运动,在那个时候的消费是为了功能而买单的,但是在今天各种各样的游戏满足了大部分玩家的功能需求之外,我认为在物质文明方面走到了比较丰盛的阶段,接下来的十年大家应该思考的是精神文明。

在当今来讲,我们很多游戏,用户也是被各种游戏、各种宣传,市场上能看到的,一波又一波,一遍又一遍的洗刷,如果我玩了十年的游戏,什么样的内容我是没有见过的呢?什么样的玩法是我真的没有去尝试过去体验过的呢?

游戏做了这么多年,真正的东西越来越少了,游戏开发者在一起聊天,他们会觉得游戏挺难做的,为什么挺难做?好像发现每一个细分市场都已经被占据了。对于我来说,你会发现跟前面提到的很多东西,像以前一样,因为用户其实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功能需求,画面的刺激很快就会过去,爽快感也很快过去,游戏产业一个新品类的兴起,在互联网的推动下只需要半年时间,就会看到满世界都是相同的游戏,所以今天的游戏不只是简简单单满足用户玩的需求,后来我们慢慢发现用户需要的是一个文化认同感,是精神层面上对游戏的寄托,到最后来讲,用户不是在游戏里面玩,他会把游戏理解成一个生存方式。

我认为在下一个游戏的十年里面,我坚信游戏产业依然会有非常多的大作出现,在传统的游戏领域,比如说现在已经是被壁垒占据的这些领域,特别是像IP机这个领域,文化创意才是最核心最关键的,只有在文化创意前面才会出现超级大作,当然我觉得会有更多的新兴市场也会被游戏从业者探索到,这些新兴市场的未来是属于创新者的,让我们一起努力,谢谢大家

【责任编辑:你的骄傲】

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

剑网三制作人郭炜炜:用户需要文化认同感,会将游戏理解成生存方式

来自 游戏葡萄 2016-07-29 资讯

[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]

电竞投注平台 1

游戏葡萄7月29日消息,2016年全球游戏产业峰会于7月29日上午在上海举行,西山居副总裁、首席运营官、剑网3制作人郭炜炜在会上做了演讲。

郭炜炜先表示,西山居做游戏和运营一直在用一样的心态在做并做了12年,虽然中间很多人不理解,但这是剑网3得以成功的原因。目前用户玩游戏的诉求已经过剩满足,在物质文明方面走到了比较丰盛的阶段,接下来的十年应该思考的是精神文明。郭炜炜还认为,用户其实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功能需求,用户不是在游戏里面玩,他会把游戏理解成一个生存方式。文化创意才是最核心最关键的,只有在文化创意前面才会出现超级大作。

以下是郭炜炜演讲实录,由游戏葡萄整理发布:

大家好,一直我都不太习惯被人称呼为首席运营官,对于我来讲,首席运营官更加是我的副职,我会把我定义成一个游戏人,在整个过程当中剑网3我一直是跟进的,从最早的研发做了六年,到后面我们运营了七年这个产品,这款端游的制作人一直都是我,这两年相对整个端游产业来讲不是特别景气,对于整个增长率去年只有0.4,很多人很好奇,有人来问我说,这几年剑网3做的不错,你们有什么秘诀?你们怎么样做到保持了连续四年的复合增长在70%以上?最近可能有更多的朋友会问我说,关于你们的剑首从5月底上线开始,一直在APP的排行榜上占据了前五位,甚至有很多传统行业也会找我们交流,会问我们说你们的自媒体,你们的用户社区,你们的百度贴吧做的都很不错,问我有什么经验,我基本上用一个统一的回答,其实我们一直做游戏和运营,一直在用一样的心态在做,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们用这样的心态一直做了12年。

在2010年的时候,是整个剑网3最困难的时候,那个时候历时六年的研发我们的产品上,效果大家知道并不是非常符合预期,相对起来在2008年我们上的剑侠4,也同样是端游,研发周期更长,成本更高,公测收益上也没有比别人做的更好,最惨的就是整个团队面对着分东离西的方向,曾经有一个哥们这样对我说,他说老K,你说我们这么用心去做的每一个细节,用户能看到吗?我们用心去雕琢的每一个人物他们能感受到这些情感吗?实际上来讲,我真的是无言以对,他又问了,实际上我们不做这些,游戏可能会更赚钱呢?我那时候也在想,其实付出和回报在那个时候并不是相等的。再往后有一个哥们更加直接了,他直接跟我说,要走了,给了我们一个非常贴切的称号,这个西山居一群逗B艺术家,很多兄弟跟我一样都是这样子一直走过来的,其实我们相信的是什么?相信用心去雕琢的情感,最终一定是会被玩家发现的。

今天我主要讲的是一些从游戏制作人出发,比较接地气的东西。中国游戏发展比国外晚一些,但是发展速度非常快,特别是进入了互联网时代,因为中国有巨大的用户基数,推动了这个产业,所以从端游、页游走到手游,一下走过了十年,在前面的十年我们一直在迎接不断涌入新的用户,也一直满足我们变换平台所带来的增长和收益,慢慢游戏变成了足够巨大的产业,各行各业的精英也都加入了我们,我们做的最好的是游戏社区化、商业化,在中国来讲做到了世界领先的范畴,我们西山居在反思一个问题,这么多行业精英聚集在一起打造了十年的产业,我们也看到游戏产业上面什么样的游戏都有,琳琅满目,我们发现用户玩游戏最基础的诉求早就被满足了,甚至来讲已经被过剩满足了,这个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,谁家如果是有电视机的话,我觉得肯定是一件很自豪的事,那个时候可能买一台电视不会讲究平台,只是为了实现最简单的功能需求,在那个年代,我们穿衣服是为了让自己身体保暖,我们有自行车是为了代步而不是运动,在那个时候的消费是为了功能而买单的,但是在今天各种各样的游戏满足了大部分玩家的功能需求之外,我认为在物质文明方面走到了比较丰盛的阶段,接下来的十年大家应该思考的是精神文明。

在当今来讲,我们很多游戏,用户也是被各种游戏、各种宣传,市场上能看到的,一波又一波,一遍又一遍的洗刷,如果我玩了十年的游戏,什么样的内容我是没有见过的呢?什么样的玩法是我真的没有去尝试过去体验过的呢?游戏做了这么多年,真正的东西越来越少了,游戏开发者在一起聊天,他们会觉得游戏挺难做的,为什么挺难做?好像发现每一个细分市场都已经被占据了。对于我来说,你会发现跟前面提到的很多东西,像以前一样,因为用户其实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功能需求,画面的刺激很快就会过去,爽快感也很快过去,游戏产业一个新品类的兴起,在互联网的推动下只需要半年时间,就会看到满世界都是相同的游戏,所以今天的游戏不只是简简单单满足用户玩的需求,后来我们慢慢发现用户需要的是一个文化认同感,是精神层面上对游戏的寄托,到最后来讲,用户不是在游戏里面玩,他会把游戏理解成一个生存方式。

我认为在下一个游戏的十年里面,我坚信游戏产业依然会有非常多的大作出现,在传统的游戏领域,比如说现在已经是被壁垒占据的这些领域,特别是像IP机这个领域,文化创意才是最核心最关键的,只有在文化创意前面才会出现超级大作,当然我觉得会有更多的新兴市场也会被游戏从业者探索到,这些新兴市场的未来是属于创新者的。

让我们一起努力,谢谢大家。